手握采購、研發、銷售三條“命脈” 誰是操控創耀科技命運的神秘“公司A”

  1947年,美國貝爾實驗室的威廉.肖克利和他的兩位助手布拉頓、巴丁,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只晶體管,為集成電路產業打開時代大門,也造就了現代信息社會的根基——“芯片”。

  但是現代信息社會并不能避不開國與國之間的問題。

  “芯片強則產業強,芯片興則經濟興,沒有高端芯片就沒有真正的產業安全和國家安全!敝袊茖W院微電子研究所所長對芯片如是概括到。

  2018年,中興封殺事件仿佛一記重拳打在國人臉上,也讓所有人心中共同燃起一個詞——“中國芯”。

  在明白中國芯之路只能靠自己走出來之后,中國的芯片行業被“激活”了,人人豪情萬丈之下是熱錢瘋狂涌入,催生出一場資產浪潮,所有行業參與者都在摩拳擦掌。

  然而,浪潮之中有破局的沖鋒人,但也摻和了跟風的裸泳者。

  12月1日,創耀科技申請科創板上市已獲受理。這家專注于通信核心芯片的研發、設計和銷售業務的企業,不僅面臨強勢上下游及同業三重壓力,其中兼任供應商以及研發伙伴的最大客戶,更為公司經營帶來重大不穩定性。

  而此時,公司還在削減研發占比,只寄希望于上市融資才繼續加大投入研發,這樣的企業真能擔當中國芯路上的沖鋒人?

  最大客戶/供應商/研發伙伴“三位一體”的“公司A”

  創耀科技上下游問題不僅限于過度集中,更引人矚目的是,在其客戶和供應商名單中有一家被刻意隱去信息的神秘“公司A”,這家公司不僅是創耀科技最大的供應商、最大的客戶,還是最大的研發伙伴,曾經甚至和創耀科技是關聯方。

  

  圖/招股說明書

  兼任大供應商、研發伙伴的最大客戶A公司,與創耀科技保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關聯關系。

  資料顯示,在創耀大客戶名單中,曾有過關聯的兩家企業分別為公司A和東軟載波,其中作為曾直接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股東的東軟載波,關聯關系失去后,從2019年貢獻11.33%的第二大客戶名單,到2020年上半年失去了蹤影。

  而作為曾間接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東控制企業,公司A關聯關系失去后還一直活躍在創耀大客戶名單榜首的位置。公司表示,向公司A銷售業務收入主要來自芯片版圖設計服務及接入網領域的技術開發服務,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其貢獻的營收占比分別為55.83%、52.34%、53.94%及44.45%。

  同時,創耀還向公司A采購芯片成品,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的采購金額,分別占到總比重的26.30%、79.78%、34.58%及11.17%。

  更重要的是,創耀科技還與公司A構建了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在接入網網絡終端芯片的研發進行合作研發,其中創耀主要開展計劃、設計和開發的階段工作,參與小批量試制之后,量產階段則由公司A來負責。

  也就是說,創耀科技從“公司A”采購芯片成品,然后進行小批量試制之后,由“公司A”幫助創耀科技解決量產階段的技術問題,最后再把產品銷售給“公司A”。

  感覺“公司A”與創耀科技已經共榮共生,難分難舍。這種“無微不至”的商業模式,真的是讓人好想高呼:“哪里還有這樣的A爸爸,請給我來一打!”

  但這個對創耀科技來說極其重要的“公司A”,在其信息披露中卻“諱莫如深”,甚至動用了“信息披露豁免”這個法寶。

  日前,有媒體記者向創耀表達過疑問,得到公司的回復是:“公司客戶相關內容已在招股書中進行了合規披露。公司按照證監會要求,本著對公司業務,投資者利益與客戶負責的態度,對招股書中部分信息按照豁免披露原則辦理!

  而據資深專業人事透露,實操中申報企業如對重要客戶進行豁免披露,大數是出于商業機密考慮。

  要知道,根據上交所《科創板規則適用指引第1號》,可以申請信披豁免的需要是“商業秘密”或“國家機密”。而如果不符合豁免披露條件的信息豁免,將被交易所信采取監管措施或者予以紀律處分。

  但創耀科技在招股書自己也承認,公司A不僅會對公司正常經營和業績產生重大影響。而且,如果公司A因戰略調整等因素終止與創耀在接入網領域的合作,創耀接入網業務將受到重創。

  根據招股書,創耀科技本次募集資金3.35億元,電力物聯網芯片的研發及系統應用項目、接入SV傳輸芯片、轉發芯片的研發及系統應用項目以及研發中心建設項目。從目前的態勢看,未來項目能否成功,“公司A”必將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但創耀科技卻明擺著對投資者們說:你們不必要知道“公司A”是誰。

  拋卻依賴 上下游壓力令人心驚

  創耀是一家集成電路設計企業,共有三大主業:電力線載波通信芯片、接入網網絡芯片、芯片版圖設計服務及其他。以毛利貢獻50%以上,增速最快的電力線載波通信芯片業務看,創耀市場地位優勢并不大。

  市場份額僅6%水平的創耀,與行業大龍頭差距近10倍。

  資料顯示,公司是通過HPLC芯片方案核心IP設計開發與授權的方式,支持中宸泓昌、中創電測、溢美四方及杰思微等企業產品通過國家電網測試認證,并由公司為其提供量產服務。

  所以在統計市場占有率的時候,公司合并計算了中宸泓昌、中創電測、溢美四方及杰思微四家企業數據。盡管如此,公司2018年和2019年也分別只占據了6.27%和6.58%的市場份額,較之第二名海思半導體10%的市場份額就有一定差距,與第一名智芯微近68%市占率更有天壤之別。

  

  圖/招股說明書

  同時,公司前五大客戶和前五大供應商業務占比均逼近9成,面臨著強勢上下游的兩頭圍堵。

  在客戶收入端,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戶銷售收入合計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6.65%、84.62%、87.88%和92.56%。

  而在生產端,由于公司采用Fabless經營模式,即公司只負責設計部分,晶圓制造、芯片封裝測試等生產環節都要委托晶圓廠商、封測廠商來完成。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公司向前五大供應商合計采購占比分別高達89.45%、97.10%、80.61%及70.12%。

  過高的大客戶與供應商集中度,不僅意味著公司產品利潤率空間會被極度壓縮,而且一旦大客戶、供應商出現經營變化或者合作分歧等問題,公司正常經常和業績將會大受影響。

  而財務數據中,已經透露創耀的一些無奈。

  毛利率跟不上隊伍 凈利率也面臨拖累

  多方掣肘下的創耀,毛利率水平難以跟上行業隊伍。

  由于創耀主營業務結構、產品、服務價格等因素影響,公司綜合毛利率一直在波動,2017-2019年創耀綜合毛利率分別為29.55%、37.22%、42.60%,呈現上升趨勢,但是2020上半年則快速跌至了33.72%。

  橫向對比同類企業,除了2019年度剛剛趕上行業均值外,創耀其他時間距離行業毛利率均值均有一定差距。對比單一企業來看,創耀除比中興通訊、烽火通信這類綜合性企業毛利率稍高之外,距離東軟載波、力合微這類企業常年50%以上毛利率而言,落差更大。

  圖/招股說明書

  并且,銷售、管理費率問題,還是公司凈利率面前的兩座大山。

  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公司的銷售費用率分別為3.62%、2.37%、1.15%和0.97%,遠低于9%左右的行業均值,且呈現下降趨勢。公司表示主要由于客戶結構穩定,銷售部門人員精簡、用于業務拓展及客戶維護的費用支出規模偏低。

  銷售投入的減少,只會加深創耀對現有客戶依賴程度;如果出現意外需要重新開發新客戶,創耀銷售費率飆升又將大幅拖累凈利率水平。

  圖/招股說明書

  同期,公司的管理費用率分別為6.39%、5.93%、3.77%和3.95%,2019年開始明顯低于6%的行業均值,公司表示與營收增速不同,近年來管理團隊并未加速擴張,因此管理費用占收入比重有所下降。

  但隨著企業增長,管理團隊擴張在所難免,屆時又將進一步拖累利潤水平。

  圖/招股說明書

  面對如此一系列的問題,創耀似乎并沒有增強自身實力的意思,其研發投入反而在減少。

  加大研發投入?那得等融到錢再說

  一邊研發實力是競爭劣勢,一邊卻在減少研發投入。

  創耀所處行業是個絕對技術驅動型領域,技術持續積累就是核心競爭力。在創耀招股書中競爭劣勢一欄中,公司第一個就提及研發團隊有待進一步擴充。

  公司表示,現有研發團隊尚無法完全支撐公司未來業務的持續發展,需要進一步引入具有扎實功底和行業經驗的專業人才或成熟的技術團隊,以進一步擴充公司的研發隊伍,提高公司的研發實力。

  但是2017-2019年和2020上半年,公司研發費用分別為2380萬元、2315萬元、1782萬元和714萬元,占各期營收分別為33.52%、21.25%、10.78%、8.54%。

  在2018年開始盈利之后,創耀研發投入規模和占收入比均呈現明顯下滑態勢,已經遠低于行業均值水平。而公司給出的回答是,當前研發費水平已滿足公司研發項目需要。

  

  圖/招股說明書

  自身研發投入減少的同時,卻又在尋求上市融資投入研發。

  創耀此次計劃募集資金3.35億元。是將計劃用于電力物聯網芯片的研發及系統應用項目、接入SV傳輸芯片、轉發芯片的研發及系統應用項目以及研發中心建設項目,均是研發投入。

  

  圖/招股說明書

  雖然不知道創耀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但是記起一位風投大佬說過的話:“不要在意別人怎么說,而要看他怎么做,自己的利益都不舍得壓上,這種項目就不要指望!

  確實,誰都知道中國芯是中國必經之路,但是誰也都知道,沒有破釜沉舟的毅力,很難成為那個開路人。

冰球突破5个球